30天歐洲非熱門國度之旅(五)

阿爾巴尼亞篇

東歐這些國家走起來有多不方便,說都說到煩了,可是這個阿爾巴尼亞,我認為那裡才是全歐洲最不方便的一個國家,簡直不方便到了極點。到底是甚麼不方便,就是交通不方便。除非是火車迷,我們遊客是基本上沒有機會坐火車的。為甚麼?因為鐵路網絡的覆蓋率應該也達不到整個國家的百分之五,而且開得比汽車還慢。那麼汽車呢,很少會看到所謂的大巴,基本上都是麵包車,座位頂多也才十五個左右。要命的是在首都都沒有一個固定的汽車站,去不同的城市從不同的點出發,而且分散得非常沒有道理,都是隨便找了一個街口,任何標誌也沒有。還不只這些,它的班次也少到可憐,那次我從首都要到北部最大的城市,旅館的老闆告訴我最後一趟車下午四點就要開出。我說不是吧,都算是這個國家最主要的兩個城市,還不遠,才兩個小時的車程,難道沒有再晚一點出發的車?他說:沒有,因為我在阿爾巴尼亞。

早就已經聽說他們的首都是沒有甚麼可看的,我倒覺得還好,景點是沒有幾個,可是很多時候隨便在街上散步還比轉景點好玩。剛好那個城市規模不大,走起來不會太累,要想停下腳步,在街邊大把賣雪糕的,便宜又好吃。

對於首都,實際上我能記起來的也就那麼多,回來打開電腦一看,也沒有幾張是在那裡拍的照片,這應該也可以說明點甚麼吧。

我原本想一到那裡就換車去北部的,就是當天已經沒有車,只好過了一夜再走。其實這樣也算浪費了我兩晚,因為就算第二天早上搭了最早的一班車,我也一樣趕不上從那個北部城市前往山區的車(一天只有一班,早上八點就走),還得在那裡過一晚。阿爾巴尼亞的總面積只有兩萬九千平方公里不到,大約是台灣的五分之四大,我只想從他們的中部去北部,到我在他們國家唯一的目的地,竟然還要在路上花那麼長的時間。

最後一程,從北部城市到那個山村,大概要坐四個小時的車。那是一輛舊款的奔馳麵包車,大半個路程都是山路,上下左右搖得像做一回的爆米花,一不小心就會把腦袋撞到車頂和車窗。在中間還上來了一位德國人,他說原本是自己租車要開上去的,誰料到路從來也沒有平過,開到了一半車就不幹了,只好找了家旅館把車停下來,轉乘我們那班車到山上。 我絕對不是愛花錢買苦吃的那種人,那可是唯一的選擇,但在路上窗外的風光無限好,即使沒有顛簸,眼前一座座山的呼喚下我會毫無睡意。

那裡叫Theth,找不到中文名,可能根本就沒有,因為一年下來也沒有多少人會過去。旅遊團不會到,背包客就會嫌貴而避開(那裡的住宿不是很便宜,一晚最少也要二十來塊歐元吧),基本上只有那些愛爬山的才會去的一個地方。我在那裡的三天時間裡認識的十幾個人都是來自歐洲境內的登山客,像那三位斯洛伐克朋友,他們在山上都走了十二天的路,還走得非常艱苦。如果我沒記錯,那裡大概有海拔一千七百米左右,聽起來似乎不算太高,就是路不好。我自己倒是輕鬆,有車把我送上去了,可是那三位兄弟就不同,山上的登山經一直延伸到更高處,聽他們說有些路段挺危險,其中一位哥們還險些跌下去,他一邊給我看手掌上很深的傷口一邊跟我講。包括在路上遇到賊,幾乎所有的貴重物品都被搶光的事情,故事相當有趣,回國後他們就因此還上了電視呢。

在這個山中小村,只有三家咖啡廳兼酒吧(當地人直接叫做cafe bar),其他,真的甚麼也沒有,所以吃飯都在旅館吃。房費已經包含了一天三餐,這樣一算,一晚二十多塊歐元也不貴。村裡也沒有任何的景點,可是讓連綿的群山圍繞著,三百六十度往哪裡看都是美景。對那些登山客而言那裡更像是個歇腳的地方,該看的他們都在山上看過,不知道為甚麼那些人就是那樣的愛受虐,好不容易到了山中的綠洲還不好好歇會,要走一個半小時到瀑布,更遠的走三個小時到那裡的人叫做Blue Eye的小湖。比起他們我就嫩多了,懶多了,原來也想到湖邊走走,最後還是沒去,從早到晚整天都在旅館的院子裡,有時拍照,有時跟他們的孩子玩。

在旅館之外沒別的地方可以吃東西,可是旅館的三餐都很豐盛,還有本地產的葡萄酒和烈酒任由你喝。沒有一個規定的吃飯時間是不太方便,要看他們甚麼時候能準備好,大家都要挨著餓,飯還沒準備出來,我們都已經到齊了。一道道的美食端了上來了,十幾個人一起圍著一張長長的餐桌邊吃邊聊,不知道過了多久,吃完的時候肚子是飽飽的,心裡是美滋滋的。

那裡的旅館和咖啡廳都是只有夏天那三個月才營業的,其他時候他們都不在山上。像那家旅館的老闆娘,其實是一名老師,在首都的一所小學教語文課。還有她一個侄子也利用暑假的時間跟著她一起上山,只有十三歲的他竟然會說一口非常流利的英文,還擔任起導遊的工作,每天都會帶著幾個遊客出去。照片中這位小朋友是老闆娘的兒子,才五六歲,非常調皮,每天都會抓著我們要陪他一起玩。反正閒著也閒著,那三天時間裡我是陪他玩得最多的。

忘了甚麼時候,不小心在網絡上看到了介紹阿爾巴尼亞那個山村的內容,後來試著搜索日文和中文寫的文章基本也沒找著,這樣就決定了自己去一趟看看。去完回來後我想那時候做的決定還是沒有錯的,就是原本打算去的斯洛文尼亞只好放棄了。不過相對而言斯洛文尼亞的旅遊業畢竟還是發達很多,稍微長了些年紀也會有機會去,可是這個阿爾巴尼亞呢,恐怕就沒有那麼容易了。

老鳥 - 來自日本的鳥人
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,在大連、哈爾濱、廣州、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。若干年前一分快三,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。

最新發表的文章

生活中的關鍵詞

當年身邊的朋友們結婚的結婚,生小孩的生小孩,在他們...

埃德蒙頓,五月。

從短暫的幾個月到有些誇張的十幾年,儘管逗留時間的長...

來了一位說中文的傳教士,但他的話我完全聽不懂

昨天中午有人來敲我家的門,我把門開來一看,有一對...

最受歡迎的文章

生活中的關鍵詞

當年身邊的朋友們結婚的結婚,生小孩的生小孩,在他們...

I-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

旅客沒有把I-94退還的情況之下,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,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。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,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。

埃德蒙頓,五月。

從短暫的幾個月到有些誇張的十幾年,儘管逗留時間的長...